驶入死亡沙海:探索埋葬在沙漠腹地的楼兰古国

2019-06-03 16:25:05 来源:admin 收藏 浏览量 741

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腹地,在维吾尔语中翻译为”进去出不来的地方“,经过长时间的筹备,车队终于踏上了寻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旅途,无疑这次的的旅程异常危险,但在周密的行程规划以及崇高的越野精神鼓舞下,我们毅然进入了塔克拉玛干境内,开始了第一天的行程。

经过充足的睡眠,大家伙儿都养足了精神,戈壁在熹微的晨光中驱散了夜晚的寒气,我们也怀着对前路未知的兴奋之意,在边疆卫士的护卫中,驶向了沙漠。

驶过漫长的戈壁滩,等我们到达沙漠边缘时,已近晌午,可能是季节的缘故,沙漠中并没有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之感,入眼便是茫茫沙川,在风的吹动下,沙子打在脸上有些刺痛,沙漠中的砂砾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粗硬,一粒粒细沙干净细密,踩在脚下,绵软的感觉仿佛是在做脚底按摩。

沙漠中遍布流沙,这层峦起伏的沙海在吸引着我们的同时,也许在某个不知名的小沙堆下隐藏着死神的脚印,所以车队在行驶的过程中异常小心,随着温度逐渐升高,烈日灼烧之感也愈加强烈。

在沙漠中,越野车就相当于升级版的沙漠骆驼,在这里车辆可以肆意行驶,不用担心限速、红绿灯等因素阻碍,就如同草原是悍马的归宿一般,沙漠就应是越野肆意奔驰的战场。

在落日晕染下,土黄色的沙川也在光晕中多了几种色彩,原本炎热的气温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转凉,而我们也在落日余晖中结束了一天的行程。

黑夜来的猝不及防,因为准备不充分,我们只能在灯光的照射下安营扎寨,草草的准备好晚饭,卸下劳累,度过了沙漠中的第一个夜晚。

一夜无梦,虽然身体因为超负荷的奔波,依旧酸软无力,但身处沙漠由于物资等外在条件的限制,时间非常紧迫,所以一大早我们便重整旗鼓,在大漠独有的沙地中启程,沿着古丝绸之路缓缓前进,虽然行车速度依然没怎么提升,但经过一夜的休整,总体来说,要比第一天顺利的多。

晨光熹微,绵延万里的沙海,也无法阻挡我们探寻楼兰古国的的决心,沙漠温差较大,因此早上仍然带着点夜晚的寒气,整个大漠因为清晨这点细微的温差效果,一种舒适之感油然而生,阳光洒在沙地上,将沙漠晕染成了金色的海洋,不经意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临近中午,气温骤然升高,穿着鞋子在高温下炙烤,难耐异常,光脚踩在沙子中又有种烫脚的感觉,真是进退两难吶!我想在大漠中吃冰雹大概是所有越野人的梦想吧,可惜在极度缺水的沙漠中,我们只能啃着干馕,喝着温热的纯净水,向着梦想远航。

漫漫黄沙,无边荒野,在一个个沙堆上像顽童一般,留下自己的脚印,仿似征服了沙海,不知疲倦,不惧危险,在沙漠中肆意翻滚,大概正是因为这种纯粹的自由,才会吸引广大越野爱好者不断进行挑战,燃烧热血,肆意浇灌着不朽的岁月。

经过几天的奔波,前方出现了几丛枯黄的植物,虽然看不到水源的踪迹,但同行的人判断,前方也许会有绿洲出现,即使车队之中并不缺水,我们依旧因为这一消息无比振奋。

欧耶!冲啊~~,希望就在眼前!

背包军团,未授权禁止转载